婚禮現場新娘一個人斟香檳 周志堅 攝蔣福興和吳嬌的婚紗照 受訪者供圖
  商報記者 鄭友
  陳保發
  燭火、香檳……
  一襲雪白的婚紗旁,缺了穿筆挺西裝的他。
  結婚誓言用電話連線,結婚戒指是新郎的表姐幫忙戴上的。
  就在婚禮前兩天,身為現役軍人的新郎蔣福興接到部隊通知,歸隊執行緊急任務。
  前天中午,萬州區靜園路999大酒樓,22歲的美麗新娘吳嬌在親朋好友的祝福中,完成了“一個人的婚禮”。在場的400多名嘉賓,無不為之感動。
  婚禮
  賓客驚訝“新郎呢?他在哪兒?”
  今年22歲的吳嬌,是萬州一家房產公司的置業顧問。
  吳嬌的好友小應見證了這場特別的婚禮。她回憶,當時,吳嬌穿著雪白婚紗,戴著蕾絲手套,不停地招呼著親朋好友。
  戴著“新郎”胸花的,竟是一位年輕姑娘。不少親友認出,她是蔣福興的表姐廖良鳳。
  “新郎呢?他在哪兒?”賓客們無不驚訝。“部隊有任務,他歸隊了。謝謝大家來參加我們的婚禮!”吳嬌微笑著解釋。
  親朋好友都清楚,25歲新郎蔣福興在西藏高原當兵8年,現已是一名中士。大家唏噓、感嘆、遺憾之餘,更深感欽佩,心生敬重。
  其實,婚禮前兩天,吳嬌也是哭得雙目紅腫。她做夢也沒想到,電視劇里的情節會發生在自己身上。然而,就在婚禮前一天,她已擦乾淚水,“明天我不哭,我要笑著去結婚。”
  宣誓
  電話連線彼此許下愛的承諾
  婚禮現場,400多名嘉賓悉數落座。
  當司儀宣佈“有請新娘”時,吳嬌牽著媽媽的手,站立在垂花門下,不斷向親友笑著頷首致意。但當司儀緊接著宣佈“有請新郎”時,她頓時睜大雙眼,臉上寫滿了狐疑。
  原來,音箱里,傳出了她傾心相愛的那個男子的聲音:“今天,是我和嬌嬌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。由於情況特殊,未能來到婚禮現場。在此,我向親愛的老婆表示深深的歉意……親愛的老婆,雖然我不能給你一個完美的婚禮,但是,我會用我所有的愛,永遠守護在你的身旁,用我的生命,呵護你一生一世!”
  這是4月7日婚禮前一天,倍感愧疚的蔣福興,特地請戰友用手機錄製的一段簡短的VCR,傳給了司儀。
  “老婆,我愛你!”當電話那頭蔣福興大聲喊出這句話時,浸潤在幸福中的吳嬌早已是淚流滿面。緊接著,蔣福興的戰友、領導們也在電話那頭送上了誠摯的祝福。
  婚禮宣誓時,蔣福興和吳嬌通過電話連線,彼此許下愛的誓言。交換戒指環節,表姐廖良鳳代替蔣福興送上結婚戒指,幫吳嬌戴上。
  點燃燭火、許願,向雙方父母鞠躬,倒香檳,發表結婚感言……剩下的儀式都是吳嬌一個人完成。
  進展
  新郎獲特批昨晨已趕回萬州
  令吳嬌驚喜的是,前天上午,蔣福興就已執行完任務,並且得到領導特批,部隊安排他搭乘最快班次的飛機到成都,再轉車回萬州。
  按照航班時間,當天下午五六點蔣福興就能趕回萬州。然而好事多磨,飛機出現小狀況需要維修,直到下午5點才到達成都。他回到萬州的時候,已是昨天凌晨1點過。
  而在他歸隊後,部隊得知情況,隨即製作了“中國好軍嫂”的榮譽證書,快遞給了吳嬌。
  昨天下午,打開榮譽證書的剎那,一行熱淚從吳嬌眼中滑落。
  連線
  老婆受委屈了
  我會加倍呵護她
  “有大家才有小家,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。”昨天,談起老婆在婚禮上的表現,蔣福興感慨萬千:“小嬌平時性格溫和,屬於小鳥伊人的那種女孩。但婚禮當天,她表現得很堅強。”
  蔣福興說,他為妻子的行為感到驕傲、自豪,“能娶這樣一個好女孩,是我的榮幸。其實,我心裡也明白,妻子那天肯定受了委屈,作為丈夫,我覺得很愧疚。在今後的生活中,我會儘量去彌補,爭取多些時間陪陪她、加倍去呵護她,我會用心去珍惜這段感情,一直白頭偕老。”
  回顧
  兩年電話QQ傳相思
  婚禮前兩天奉命歸隊
  和其他戀人一樣,吳嬌和蔣福興的相識,也經歷了朋友介紹這樣的“老套”環節。
  2012年5月31日,兩人相約在萬州福斯德廣場見面。吳嬌清楚地記得,蔣福興當天穿著襯衣、牛仔褲、帆布鞋,1.8米出頭的身材,微黑的臉龐英氣逼人。初次見面,兩人沒有過多的交談,彼此間木訥地獃坐著。
  10多分鐘後,見面結束。蔣福興前腳出門,吳嬌後腳就接到了短信:“美女,認識一下嘛!”沒有矜持,她立馬回覆:“好。”
  相處7天后,蔣福興回到部隊。走的那晚,吳嬌答應,會一直等他回來。
  然而,從相識到現在,近兩年時間,兩人真正相處的時間不到3個月。相隔兩千多公里,除了每年的探親假,其它時間都是通過電話、QQ和微信傳達相思之情。
  今年3月26日,蔣福興的探親假已過了一個月。看電視時,他突然說:“媳婦,我們結婚嘛。”“要得嘛!”
  4月5日晚上10點半,兩天后就要舉行婚禮了,兩家人坐到一起,正在包紅包和喜糖。蔣福興突然接到部隊電話:有任務且情況特殊,需要立刻歸隊。作為一名戍邊軍人,接到歸隊命令的他即刻安排啟程。
  最初,兩人也曾想過婚禮延期。但親朋好友都已經收到請柬,有的甚至專門從外地趕回萬州參加他們的婚禮,而且酒席、婚慶、鮮花、化妝都已經定下。一些長輩也提出,按舊風俗,婚禮改期不好。
  最後,大家商定由表姐廖良鳳代替蔣福興娶親,婚禮時間不變。
  次日凌晨1點,蔣福興在走出家門那一刻,眼淚奪眶而出。
  (原標題:一個人的婚禮)
創作者介紹

擁抱

pr56prlnr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